1. 首页
  2. 日本电子烟

为什么日本的吸烟室没人抽电子烟 吸烟率20年才下降1.5%:为什么控烟这么难?

我国每年对控烟办的投资约150万元,去年烟草行业税收高达12803亿元。

为什么日本的吸烟室没人抽电子烟

李华曾经是一名资深烟民。 2010年前后,他在例行体检中发现肺部异常,戒烟半年多。 2016年成为控烟顾问。

在担任控烟顾问的五年里,李华经常遇到躲在走廊里的年轻人抽烟,或者餐厅里的顾客吸烟。除了尽力说服他之外为什么日本的吸烟室没人抽电子烟,没有其他人。法律。 “有些人听劝说,但有些人狡辩。”李华有些无奈。

2021年5月26日,世界卫生组织驻华代表处与国家卫健委联合发布《China吸烟危害2020健康报告》。报告显示,中国有3亿多烟民,15岁及以上人群吸烟率26.6%。

《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提出,到2030年,15岁以上人群的吸吸烟率降低到20%。首都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崔晓波长期以来一直关注中国控烟事业。他告诉《中国慈善家》,过去20年,中国的吸烟率仅下降了1.5%。 “要实现这个目标,我们需要在戒烟和青少年控烟方面下大力气。”

吸烟是群体行为

为什么日本的吸烟室没人抽电子烟_抽电子烟抽死人的新闻_抽电子烟有害吗

李华的北京朝阳控烟队约有80名志愿者。每周,李华和他的团队成员都会利用业余时间在拥挤的企业和建筑物中进行控烟检查。他发现,在炎热多雨的夏季,室内吸吸烟情况最常发生。 吸烟者通常躲在走廊、厕所等密闭的地方。即使在没有吸烟标志的地方,吸烟者也经常发生。作为一名志愿劝说者,李华河队员只能劝说,而没有执法权,更谈不上惩罚吸烟者或他们的公司。说服香烟的效果非常有限。

近两年,李华发现抽电子烟的数量普遍增加。 电子烟体积小为什么日本的吸烟室没人抽电子烟,携带方便。一些吸烟者看到控烟劝说者在场,争辩说他们没有抽烟,或者抽只是电子烟。 “我们很尴尬,因为控烟条例没有规定抽电子烟在公共场所是被禁止的。没有说服的依据。”李华告诉《中国慈善家》。

在中国,电子烟有1035万用户,其中大部分是年轻人。李华在协助处理室内吸烟投诉时,发现近两年来电子烟的投诉越来越多。 《中国慈善家》梳理发现,一些品牌推广电子烟危害小,甚至戒烟都可以提供帮助。但是电子烟产生的气体对周围环境影响很大,添加的调味剂也会增加吸烟者的健康危害的健康。

北京朝阳控烟大队志愿者李华(left一)每周都会上街宣传控烟。照片/受访者提供

中国工程院院士、世界卫生组织戒烟与呼吸疾病预防合作中心主任王晨表示,电子烟被年轻人使用后,更容易使用香烟。崔晓波告诉《中国慈善家》,商家不负责任的宣传方式对烟民造成了很大伤害。 “一些重视自身健康的烟民误认为电子烟危害low,转用电子烟,给控烟增加了新的困难。”

这个问题也受到了相关方的关注。在刚刚发布的《中国吸烟危害健康报告》中,首次新增了“电子烟的健康危害”章节。

为什么日本的吸烟室没人抽电子烟_抽电子烟抽死人的新闻_抽电子烟有害吗

中国于2003年加入世界卫生组织的《烟草控制框架公约》,至今已有18年。不过吸烟群的人数还是很高的。自2007年以来,中国人口的吸烟率仅从28.1%下降到26.6%。在崔晓波看来,吸烟是一种集体行为,降低吸烟的发生率也需要集体的努力。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控烟办公室副主任、研究员肖林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2014年以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控烟办公室开始在全国范围内支持戒烟门医生的成立。但是在过程中发现戒烟门gent的访问次数非常少,几乎没有人关心。一些控烟专家认为抽电子烟,吸烟成援者几乎无法依靠自己的意志力戒烟,通常需要药物治疗。但是很多吸烟者不认为这是病,所以他们不会寻求医生的帮助。事实上,“烟草依赖病”已经在世界卫生组织的疾病目录中被确定。目前戒烟相关药品未纳入国家医保范围,烟草依赖疾病未纳入门诊慢性病管理范围。

崔晓波指出,戒烟failure会继续破坏戒烟者的信心,造成想要戒烟的人很多,但戒烟的比例很低的局面。在他看来,如果没有大环境的压力,戒烟率很难提高,控烟的目标也很难实现。 “无烟环境立法、提高烟草税、禁止烟草广告等因素都会提示戒烟者下定戒烟,但目前这些措施都没有得到很好的落实。”崔晓波告诉《中国慈善家》。

北京在 2015 年的控烟立法之后,“禁止吸烟”标志成为室内餐饮场所的标准特征。图片/受访者提供

投资少,税收高,立法难

世界卫生组织的报告显示,每 3 个吸烟者中就有 1 个死于与吸烟有关的疾病。烟草健康危害已成为世界性的公共卫生问题,而控烟是目前唯一有效控制疾病的方法。

为什么日本的吸烟室没人抽电子烟_抽电子烟抽死人的新闻_抽电子烟有害吗

2017年,崔晓波曾提出“一人一元控烟”的论调。在他看来,国家需要加大控烟投入,目前资金支持不足。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测算,建议中等收入国家每人每年投资10美分,才能达到更好的控烟效果。

目前,国家每年对中国控烟办公室的投资约为150万元香港电子烟,与WHO的建议相差甚远。相比之下,2020年我国烟草行业工商税利总额将达到12803亿元。 “烟草对人们健康的危害在国家层面没有得到重视。”崔晓波说。

在崔晓波看来,控烟和烟草病学是专业学科,但在学科发展中并未受到重视。只有少数烟草控制专家开展活动。少数学术人才要面对3亿烟民的控烟需求,任务艰巨。只有加强控烟立法,才能形成一定的限制。

控烟说服者只有说服和宣传的责任,没有执法权。摄影师/记者吴克彦

到2021年,北京、上海、杭州等20多个城市实施地方控烟立法。以北京为例。 2015年,《北京市公共场所禁止吸烟条例》颁布,要求公共室内场所100%禁烟。但是,在前线参与控烟的劝说者只有劝说职责,不能执法。卫生部门虽然有执法权,但实力不强。通常惩罚商家或物业管理人员电子烟怎么样,个人吸烟的行为难以控制。

从很多城市的控烟规定可以看出,禁烟主要针对公共场所,劝导为主,处罚为辅。还有一些地方立法鼓励在公共场所控制烟草。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卫生法研究室执行主任谢志勇认为,这符合现代立法精神。但他也指出,地方立法有局限性,只有国家层面的控烟立法更具可执行性。

为什么国家控烟立法这么久没见了?谢志勇告诉《中国慈善家》,是否推动立法,主要在于卫生行政部门负责控烟。目前,他们的立法意愿不强。此外,烟草业对立法的抵制也使得控烟立法难以推进。 “吸烟的数量近年来有所下降,相关部门会认为不立法也能达到同样的效果。”

END

文章来源:电子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anzuanshi.com/5251.html

联系我们

vx:1888309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