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批市值180万元的卷烟在高速公路上被公安、烟草部门查获,非法跨省转移。一年后,因为没有接到这批烟草如何处罚的消息,“货主”刘云专程从山西赶到江苏淮安,向公安机关和烟草部门询问去询问案件,却被告知已经发生在一年前。我被枪杀了卖。

“公安机关如何在不通知我一次性电子烟,不经过相关司法程序的情况下自拍卖香烟?”刘云回应澎湃新闻。

江苏省淮安市淮阴区烟草专卖局科长嵇劲松最近告诉澎湃新闻,这些香烟是2015年10月11日晚在高速公路上查获的,当时车上有3人称自己不是这批烟的所有人电子烟微商,对方也没有提供烟草转运许可证和烟草零售许可证,因此在约谈后24小时内将案件移交公安机关

澎湃新闻近日从淮安市淮阴区警方获悉,这批香烟确实是一年前卖被拍到的,但因为不确定刘云是这批的“发货人”香烟,警方正在拍照卖,没有通知她。目前,警方已以涉嫌非法经营罪立案,案件还在调查中。

2016年9月18日,郭碧波被取保候审。

非法转运香烟被查获“发货人”赴淮安备案

刘云是山西运城人。他在家乡闻喜县开了一家烟酒超市。

烟草在中国实行专卖特许经营,所有烟草专卖bureaus统一销售。据刘云介绍,每个地区居民“认可”的香烟都不一样。有些香烟很好卖,有些香烟不好卖。所以烟草专卖局一般都会把“好卖的”和“坏卖的”一起卖。这样,当地人不认识的香烟就会产生库存。 “山西人不认识卷烟,江苏人可能认识,比如洪宁、利群、小苏烟草等等,所以会有人跨省市买这种卷烟。”

去年(2015)10月初,刘云说有苏州人来她店买烟。聊天中,她问她有没有红南京、利群、软烟等烟)如果可能的话,硬中国等。购买市场价格越高越好。

刘云从烟草网和朋友那里得知闻喜哪里有卖电子烟的,当时当地有一定数量的这种香烟,他和苏州人约定刘云购买一批烟运到苏州,然后到苏州后第二天按市场价支付。付款。

刘云向朋友借了100万元,用了一周的时间驱车前往闻喜、阳城、山西等地,将这几种烟一一购买。他总共买了 10,000 多支香烟。

2015 年 10 月 11 日,刘云联系了一辆卡车,将香烟装进纸箱,登上卡车,从山西运往江苏苏州。当时刘云想照顾孩子,跟不上车,就请了护车员郭碧波照看车内的货物。

刘云说,这批香烟一共有12000支:红南京6150支,硬国219支,软国81支,利群3750支,小苏1800支。收购价约150万元,市场售价超过180万元。

据刘云介绍,10月11日晚12点后,押运人员郭碧波与货车司机的电话一直未接通。次日中午,郭碧波回电称,货车在通过江苏省淮安市高速路段时,被当地淮阴市公安局和烟草专卖扣留。局。

《烟草专卖法》第22条规定,“烟草专卖品的托运或自行运输,必须持有烟草专卖管理部门或烟草专卖授权的组织行政主管部门颁发的运输许可证,未经许可,承运人不得运输”。

刘云回忆,当时有个赵姓警察叫她来淮安处理这件事。她和两个朋友一起开车到淮安过夜。 13日一早,她赶到淮阴区烟草专卖局,做了一张纸条,称自己是货主,持有烟草零售许可证。

日前,赵姓警方向澎湃新闻证实,有这份笔录。

据刘云说,他们的个体经营者无法获得烟草运输许可证。运输许可证只发给公司,所以所有者是否有烟草零售许可证非常重要。 “无证运输价值超过5万元的卷烟。如果店主有零售许可证,那么这种无证跨省转运属于行政处罚。如果没有,就是非法经营刑事案件。”几天前,一名警察调查了此案。这得到了 The Paper 的证实。

刘云说,事后淮安市公安局和烟草专卖局会要求她回老家“等电话”,或者来山西调查,“但是一年过去了,没有人联系我。”

她告诉澎湃新闻,今年2月,她还打电话给淮阴区烟草专卖局科长纪劲松询问此事。 “季劲松的回答是,我不知道,案子在公安机关。”

今年11月初,流云想:事情已经过去一年了,应该会有结果的。于是,她来到淮安向警方询问案情,却意外被告知“发货人”不是她,而是郭碧波,“那批烟已经被卖射中了。”

刘云觉得很意外。那是她自己的香烟。她去年做了一个成绩单。为什么她现在说“发货人”不是她?更让刘云奇怪的是,公安机关怎么能不通知当事人,不经过司法程序,就随便卖打烟草?

警方:刘云可能不是货主,所以没通知她

对于刘云的疑虑,当地警方解释说刘云“可能不是主人”电子烟烟油,因此没有通知她卖的烟草射击事件。

季劲松告诉澎湃新闻,这些香烟是2015年10月11日晚在高速公路上查获的,当时车上三个人都说“不是车主”,对方却不提供烟草转让许可证和烟草。零售许可证,因此在为他们完成面谈笔录后24小时内将案件移交公安,并询问公安机关具体案件进展情况。

季劲松表示,如果无证运输烟草价值超过5万元,真烟将被没收,假烟将被没收销毁。这批香烟是真香烟。没有储存条件,这批烟草必须通过适当的渠道并依法处理。不可能把这批烟草留在仓库里。 “这个案子3年不结案,是不是要在仓库里放3年?这不是亏本吗?”

他说具体处罚由公安机关决定,“但她有1万多支烟,这绝对不正常。”

本报从淮安市淮阴区警方获悉,公安机关以涉嫌非法经营罪立案,案件还在侦办中。

据警方调查,该批香烟确实被拍到卖,但当时警方采取的强制措施并非针对刘云。并且“她不是当事人,所以我们不需要通知她案件的调查。”

民警表示,这起事件的可疑之处在于,如此大量的近200万元的香烟,她在某县的烟草酒店老板,货源从何而来? “烟草公司每周只派发几十支卷烟,一年才几万美元。她说是她买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在短短几天内获得一万多支卷烟?”

警方介绍,烟草在我国地理上是专卖,不允许跨省转运。 “就算是从鼓楼区运到南京市秦淮区,也行不通。”对于跨区域转运,需要烟草。 专卖 部门签发的运输许可证。该运输许可证只发给烟草公司法人,个体户不能取得。

警察说,过去一年,刘云没有询问案情,当她得知警方已经释放了保释候审的郭碧波时,她可能认为案子已经结束了,所以她来了。给警察。

民警称,警方最初认定郭碧波为货主,郭没有烟草零售许可证。因此,对于这种业主无证经营的情况闻喜哪里有卖电子烟的,他们以涉嫌非法经营罪立案。 “本来是要告这个人(郭碧波)上法庭的,现在刘云突然冒出来,拿着零售证说她是货主,我们进不去司法程序,只能护送汽车。人们已被保释候审。”

刘云说:“我去年10月做笔录的时候,就说我是货主。为什么我今年没有调查?现在我去报警了,警察说他们会来我老家调查我是否正确。托运人?”

近日,郭碧波还告诉澎湃新闻,去年10月烟草被查获后,他告诉警方,他只是押送这辆车的人,刘云是货物的主人。他被保释候审并返回山西老家,期间警方没有联系他。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