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买电子烟

普宁那里买电子烟 华强北不再辉煌:从月赚100万到收不到柜台租金

华强北迭代:第三个过渡游戏在中局

华强北路是深圳华强北商圈的腹地。地铁7号线的建设,已经让它像个腹部一样3年了。华强北人头攒动,店铺空荡荡,租金减免。曾经赚大钱的老板们后来怎么样了,他们是怎么规划的,未来又会如何发展?证券时报与深圳大学通信学院调研组以“迭代故障中的华强”为主题进行了3个多月的调研。

收拾柜台,孟庆阔走出华强北赛格大厦的时候,灯光亮起已经是晚上6点了。

此时,赛格广场2号门前的战机模型一声尖啸划破长空,惊心动魄的飞来飞去,仿佛在进行一场激战。几架带有彩色 LED 的模型飞机和无人机在人们的头顶盘旋。路人抬头看着这些新玩意儿电子烟实体店,孟庆阔也驻足观看,却在手摇琴声和人影中消失在大街上。

如果你一个月赚一百万,你就赚不到柜台租金。

赛格广场2号门旁边,有四个写着“五星级商店”的柜台,就是孟庆阔的柜台。据说,这些品牌都是赛格集团挑选并赠送的。他被授予这块牌是因为他十多年来从未与客户发生过任何纠纷。

1999年,孟庆阔生下了第三个儿子。为了避免计划生育,他放弃了当老师的“铁饭碗”。他从安徽阜阳的老家带来了他的家人和几个亲戚。

孟庆阔刚好赶上了华强北二次改革的尾声。 1980年代和1990年代,深圳作为改革开放的前哨,华强北(原上步工业区)发展外向型加工业,大量低端、劳动密集型的制造业转移到内陆。华强北成为工业区。

到1990年代中后期,华强北已经位于市中心,地价上涨。华强北迅速升级为批发电子元器件中心和配送中心。华强北实现了第二波转型。

1989年华强北厂区工地(照片由孙常立提供)

1989年华强北厂建设现场(孙昌利提供)

孟庆阔和亲戚抓住了机会。 工厂学会了技术后,他们共同成立了一家合资企业工厂,生产遥控器和控制板,并将他们生产的电子元件卖给华强北。

目前在赛格电子市场和华强北电子市场有5个专柜。

孟庆阔的“五星级店”,“一米专柜”,现在月租7000元。他在赛格二楼的租金需要3000元一个月,而华强北电子市场柜台的月租金则是4000多元。 “现在已经很贵了电子烟店,有时候连柜台租金一个月都赚不回来。”

50多岁的孟庆阔回忆,自己生意最红火的时候,一个月至少能挣四五百万。从2004年到2008年普宁那里买电子烟,月收入几百万是家常便饭。 “之前开门的时候,人潮涌动,从早到晚都来不及吃饭,晚上6点下班,到了还得打包发货一直忙到七点。”

这是华强北的黄金时代。以经营电子元器件为主的都会电子城和新亚电子商城先后于2003、2004年开业,在华强北路西侧形成了以华强电子世界为主导的电子元器件交易中心。

华强北东侧,赛格电子市场、远望数码商城、太平洋安防通讯市场、赛博宏达数码广场、中国电子数码商城、明通数码通讯市场以及之前的游戏网格通讯市场、万商电脑城等已形成以电脑、手机、各类数码产品及相关配套产品为主的数码产品交易中心。

华强北商圈由此建立,东起上步路,西起华府路,南至深南中路,北至红荔路,面积约1.45平方公里。高度集中的商圈可以方便顾客快速找到心仪的商品。

至于现在,孟庆阔说:“人流比过去减少了太多。2010年之后,一年还不如一年。”

根据赛格广场一楼楼层经理的消息,该层有800多家店铺,仅出租500多家,空置率高达37%。

(华强电子世界1号店2楼,平日里生意冷清,顾客稀少)

(华强电子世界一号店2楼,平日生意冷清,顾客稀少)

深圳市电子商会会长程一木认为,空置率是最直接的参考指标——店铺难找就是繁荣,“闺中等字”就是萧条。根据深圳市城市规划处的调查数据,华强北商场的空店率从1%到57%不等。

华强北“一米柜台”过户费(茶水费)高达几十万,“一家店难求”但月入百万甚至上千万的暴利时代已经来临结束。

华强北地区的银行也出现了前所未有的下跌。在这个1.45平方公里的商圈里,最繁荣的时候有61家银行入驻,但已经有14家银行退出。占比超过22%。 深圳市电子商会副秘书长陈立新认为,2016年及以后,会有更多银行退出该地区,这意味着华强北地区现金流将继续大幅减少。

山寨世家的兴衰

孟庆阔所在的赛格广场大厦西步行310米,约5分钟,过华强北路即华强电子世界,向东过3号路——以华强北命名工业时代的痕迹,5分钟就能走到中国电子市场。陈老板的两个儿子分别在两个市场做外贸。

2009 年,他的两个儿子接手了他的生意,并出口了山寨手机。

华强北曾因第一次山寨手机大战一炮而红,一时间造就了一大批富豪。陈老板就是其中之一。

(华强北的夜晚)

(华强北之夜)

当朋友来家里做客时,陈老板从抽Drawin 掏出手机——大气的“涂好金”,银色键盘,手机顶部天线,袖珍版“老大哥”,这款名为“520”的手机是陈老板于2006年生产的。

这台现在看来是渣男的“520”,一上市就受到好评,月销量上千台,每部手机利润三四百元。陈老板承包了某家工厂的两条生产线,日夜为他制造手机。 “当时客户先赚钱,然后来找我排队买这个电话。”

一般来说,山寨者的生命是短暂的,但陈老板的“520”火爆卖已经一年多了,市场也见过盗版。这个“520”让陈老板和他的姐夫、侄子、技术合伙人赚了很多钱,当年他们在深圳买有了房子。

普宁那里买电子烟_电子烟比真烟 舒服_加烟油的电子烟有害吗

陈老板曾在普宁当语文老师,43岁放弃教职出海经商。1999年,随姐夫在广州,加入侄子在广州南楼新亚广场卖卖从香港的私货三星手机。

2002年初,他们发现卖在广州销售的华强北山寨手机盈利。新的商机让他们决定搬到华强北-卖山寨手机。 2005年6月,陈老板在华强北成立了自己的公司,从“抄袭”开始。

经过4年的辉煌,山寨市场从2009年开始大幅缩水。54岁的老板陈退休,把家业交给了两个儿子。他叹了口气:“现在华强北的生意越来越难做,因为客户已经很精明了,知道生产一部手机的成本,所以把一部手机的利润压在了很低的水平。”

根据深圳大学通讯学院课题组对华强、赛格等10家电子市场进行的238份问卷调查结果显示,2015年是华强北寒冬,40%的老板说有没有亏损也没有盈利。 26%的老板利润低于10万元,13%的老板利润在10万到20万元之间,极少数人利润超过20万元。在盈利的老板中,88%的老板表示,与2014年相比,2015年的盈利能力有所下降。

华强电子世界深圳二店门边铺位招商平面图也显示,该店5楼空置店铺230家。

“夕阳产业”

在华强电子世界一号楼一楼,离陈老板大儿子柜台不远的许先生也觉得无比艰难,“比2008年还难。”

先生1997年从宁波来到华强北的徐,当时在华强和赛格广场都开了一家店。徐先生回忆,当时来这里经营电子元器件业务的人并不多,但当时电子产品稀缺、新奇,全国各地来这里买货的人很多。

先生原本在家乡仪器工厂做金属器具的徐,被深圳几个做电子元器件生意的小伙伴介绍,决定来深圳闯闯一番卖试探(测试探针)。针是用于电子测试的测试仪器,用于测试PCBA),由工厂提供,宁波制造测试探针。生意很顺利。 2000年,他的侄子和其他亲戚也来过这里。

先生徐估计,华强北目前有20或30个柜台在经营测试探针,销售测试探针的毛利不足16%。辉煌时期,许先生不仅接到了全国各地的订单,还接到了很多国外的订单。来自印度、越南和泰国的顾客也会光顾徐先生的店铺。

现在同行之间的竞争太激烈了,电子公司的倒闭或搬迁也对他造成了巨大的冲击。徐先生的客户是electronics工厂,大部分电子公司都将工厂搬到了东南亚、南亚等地。近三四年来,老客户陆续离开,但新客户寥寥无几,大批量购买买的客户更是少之又少。

深圳大学通讯学院调研组调查显示,84%的老板在做常客业务。因此,如果老客户的工厂倒闭或破产,那么订单必然会减少。而69%的老板都是自己或者亲戚工厂供应,订单的减少意味着他们或者亲戚工厂缩水甚至破产。 62% 的受访者表示近年来订单持续下降。

先生今年55岁的徐已经退休了。看着儿子大学毕业后偶尔过来帮忙打理柜台,徐先生说:“我年纪大了。我儿子还在卖电子产品,这已经是夕阳产业了。”

2008年还在读大二的Leon从东北辍学来到华强北。他希望更多的社会实践来考虑考研未来的走向。没想到,来到华强北后,他就不想回学校了。 “当时外贸很不错,赚钱很快。”

刚到华强北的时候电子烟厂家,Leon就听到一句话:在华强北转三天,你就知道以后该怎么做了。 Leon 在华强北的第一份工作是卖solar panel。他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奖励很好。然而,做生意很困难。里昂有退路。 2012年离开华强​​北,投身餐饮行业。

深圳大学通讯学院调研组发现,87%的老板表示对自己和华强北的未来没有信心,放手,或者不在乎。政务。在这种普遍缺乏士气的情况下,72% 的老板计划改变职业。

这背后,互联网和电子商务的兴起对华强北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其交易功能正在逐渐萎缩。

在“地狱”中生存

有困难后退的人,也有勇往直前的人。赛格广场以北约400米处是赛格经济大厦,紧邻现代之窗大厦。在这里,一位 40 多岁的女性正在逆境中寻求突破。

“华强北是个很神奇的地方。或许一个走在路上的普通行人,就是在这里发家致富的千万富翁。”闵庆说普宁那里买电子烟,“这是一个实现了很多人梦想的地方,但近年来,华强北也在摧毁着很多人的梦想。”

闵庆,2004年来到华强北,一直在一家上市互联网公司工作。不甘于现状的她,在2008年放弃了晋升机会,创办了自己的互联网公司,但她很快发现,小型互联网公司非常难以生存,于是在2009年,转投传统行业因为“传统行业相对于互联网来说门槛比较低,一个人可以两个人做。”

她现在是深圳奥诗德科技公司的总经理。 2009年开始做国产上网本,平板电脑兴起时开始销售高端仿平板电脑。 2010年开始在华强电子世界做柜台工作,后搬到桑达电子城。她收到了华强北的礼物,也经历了它的洗礼。

2009年9月的一个下午,一个普通人来到敏庆的柜台说:“他问我卖的上网本是什么牌子的,我说是山寨的。国产的,货全是被没收。”说起被工商局的便衣工“打扫”,闵晴在这间小屋里,感慨万千。

可能突然有 100 家公司跟风,抄袭流行的产品。激烈的价格战将价格拉到最后,“有的人赚10块钱,有的人只赚5块钱,甚至只有1块钱。”还有,没有底线。地狱。有时候我想逃离这里,因为这里的恶性竞争太激烈了。”闵晴说。

在她眼里,这里跟风的人太多了,“只要有东西卖就会蜂拥而至,基本上就是想赚个热钱就走。”闵庆认为,华强北的老板大多比较浮躁,不会投入大量金钱和时间来开发产品。因此,“华强北的很多产品都没有竞争力。”

为了提升竞争力,奥士德于2013年开始除了OEM代加工外,开始生产、加工和销售自有品牌平板电脑。除了核心芯片来自台湾或国外,研发、系统集成,以及组装都是由深圳本地完成的;公司根据公司电脑设计采购相应配件进行组装。

据了解,2011-2013年是平板电脑的繁荣期。 2010年,Osted公司的销售额不到500万。 2011年接近2000万。 2013年突破5000万,2014年又回落到2000万以上,“2015年的情况不如2008年”。对于公司2014年以来的疲软,闵庆认为,一定程度上是电子产品的井喷发展期,但与市场不展气、转型等大环境更密切相关。

Osted 公司于 2013 年通过阿里巴巴网站开始发展跨境电子商务,并建立了自己的跨境电子商务平台。

受访者Leon曾在2015年推广过一款儿童定位手表,手表绑定家长手机后,家长不仅可以通过手机与孩子通话,还能即时定位到孩子所在的位置。第二个月一、,人们疯狂地冲。第三个月,一些人开始在淘宝和天猫上囤货和销售。第四个月销量明显下降,因为这个时候市场的仿品很多,价格的就更低了。 “一个好产品就死了卖”。

当老渠道枯竭时,老板们不得不寻找新的客源。据调查,除了50%的人因为无法经营和管理网店、精力不足、网店顾客少、购买买量少、利润低等原因而没有开网店的人之外。 ,另一半的专柜店主已经开设了网店。不然剑会斜着往前看长尾巴市场走差异化路线。

华强北曾利用其强大的硬件条件,造成假货泛滥。据程一木介绍,华强北的手机等电子产品充斥着翻新机、假冒手机和水货。 “你新的买手机回家后可能会在里面发现别人的照片和短信”;和组件市场体现在把非正品当作正品卖,把拆机的货当作正品卖。

程以木曾经在组件市场中看到孩子卖chip,心想“这些孩子不简单,但他们也懂卖chips。这是一个高科技和高大上的东西。”结果小老板说这跟卖土豆白菜没什么区别。无非是加价卖购买后出门。至于芯片的用途,他们不知道,也不打算知道。 “这钱太容易赚了,这钱太好赚了!”

曾参与创办华强北商会、现任深圳市商联副秘书长的黄东和认为,专柜老板曾经一个月赚10万元,但现在还在坚持旧的经营方式,一个月只赚2万元,但还是舍不得2万,不想换。但华强北作为平台和渠道商,不再需要没受过教育的人,只能从早上6点扛到晚上12点的人,而是有想法、敢于冒险的人。

这是华强北遇到的问题。很多人会离开,有些人会来。

到目前为止,华强北的第三次转型只是在中游。

END

文章来源:电子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anzuanshi.com/7951.html

联系我们

vx:188830909